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iyuan090211 的博客

网上冲浪,放飞心情;学习结谊,丰富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青春年少时喜欢写字画画,皆因意志薄弱缺乏毅力而中止,人到中年因生活有太多感慨顿悟,拿起书本来读,拿起笔墨来写,但深知自己才疏学浅,不敢奢望文学能青睐于我,能在这繁华高深的文学殿堂门外留连驻足,作着灰灰色的梦,也心满意足矣!

表姨娘(原创散文)  

2011-03-17 20:32:43|  分类: 原创: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表姨娘(原创散文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作者:黄代辉

我大外婆有个女儿,小名叫香婆叽。她的真名从未听人叫过,至今我也不晓得。

小时候,我去外婆那玩,常见到她。那时,她大概二十左右,总是一脸憨笑,嘴角还有鼻涕。别人都骂她蠢婆拐“香婆叽”。她虽蠢,但晓得我是客人,也叫外甥。不但从自家拿东西给我吃,寒冬腊月,还常把我抱在膝盖上烤火。我那时年幼无知,得到她的好处,一跳下她的腿就和别人一样叫她“香婆叽”。我以为这名字好玩好听。

还记得,我五岁左右,有一回,我在外婆家拜年。大年初三,天下着雨,又冷。我坐不住,和小孩子一起到外面玩,放鞭炮。路滑,一不小心,我摔了个腿朝天,衣服上沾满了泥巴。我哇哇大哭起来。这时,“香婆叽”跑过来,把我抱起。我的哭声招来了大人,大家看到这一情形,都骂“香婆叽”,以为是她抱我摔倒的。等我娘把我的衣裤脱下来,抱我到火塘边烤火,大外婆又呵斥她到塘边去洗我的衣裤。大概一个多小时后,“香婆叽”提着一桶衣裤回来了。我外婆找来一个篾笼子,把我的衣裤放在上面架在碳火上烘。“香婆叽”还没把身子烤暖和点,就又抱起我放在她的膝盖上烤火。虽然她身上脏,冻得鼻涕浓也出来了,然不知怎的,我竟没有拒绝,没有嫌弃,也没和以前一样跳下来就叫她“香婆叽”了。

“香婆叽”很可怜,常被家人打骂得躲在外面蹲屋檐、牛栏、猪圈,衣衫褴褛,蓬头垢面。我八岁那年,国庆假的一天,我一个人又去外婆家。当走到半路上的一户人家,突然窜出一条狗来,对着我哇哇大吠,样子很凶,吓得我不敢前进,大哭起来。这时,“香婆叽”从牛栏边冲过来,一把抱起我就跑。我得救了,而她却被狗追上咬了一口,裤子更烂了,还出了血。但她没有停止脚步,一直抱着我跑到外婆家。这一回,没人讲她的好话,反而都骂她蠢得屙牛屎,活该。我却从内心里感谢她,不认为她蠢,而是勇敢,为她暗暗不平。我开始知道同情她了,此后,只要看到她在外面挨饿,我就从家里装饭送给她吃。

“香婆叽”活得没一点尊严。“香婆叽”在我们那儿成了蠢婆拐的代名字。谁人骂架,开玩笑,出口就是“你这个香婆叽呀”,“你比香婆叽还香婆叽”。我听了,心里总不是滋味,很反感。有一次,一个比我大两岁的男孩骂我“香婆叽”时,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和力量,竟和他干起了架,自然我吃了大亏,但我认为与他干得值。

我读初中后,就没见到“香婆叽”了。我娘说,自从大外婆和大外公去世后,她死活都没人管了。后来又听别人说,她流浪到一个荒废的破庙里,被一老单身用几颗糖哄回家,给她一碗猫饭吃,生过一个男孩。老单身有了续代的香火,就把她赶出了家门。从此就再也不知道她的下落和音讯了。我的心忽地冰凉和悲哀起来。我恨那老单身,恨那些赶她出家门的人。虽然她愚蠢,但她也是人呀,难道就没有她生存的余地吗?

 在这个春寒料峭的日子里,我想起了我的表姨娘“香婆叽”。我分明看到她在寒风中瑟缩的身影,仿佛还活着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8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